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度热搜 > 正文

百度一下(刘鑫:已取得新证据,将出庭证清白)原因揭秘

作者:齐鲁壹点 时间:2022-11-21 10:02:59

百度一下【刘鑫:已取得新证据,将出庭证清白】

百度一下(刘鑫:已取得新证据,将出庭证清白)原因揭秘

简介【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一案二审将于11月22日迎来第二次开庭。20日,刘鑫告诉记者,一审判决后她取得了新的证据,将会出席此次开庭。】

记者 郭春雨 时培磊 李岩松

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一案二审将于11月22日迎来第二次开庭。11月20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独家对话刘暖曦。她告诉记者,案件发酵至今,她已经“社会性死亡”,同时一审判决后她取得了新的证据,将会出席此次开庭。

百度一下(刘鑫:已取得新证据,将出庭证清白)原因揭秘

以下为刘暖曦的问答:

记者:一审开庭和宣判时你没有出庭,这次二审第二次开庭你会出庭吗?

刘暖曦:是的,我会出庭。我确实应该要站出来面对,一审的时候我没有出庭是因为胆怯的心理。我一审的时候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说出一些观点和事实。一些事情我自己心里明白,但是没说出来,这是我最大的失误。这次我自己出庭,也是觉得不能再让爸妈遭受打击了,我都已经30岁了,肯定要独自面对这件事情。

记者:这次开庭,你有新的证据吗?

刘暖曦:是的。这半年我们确实一直在忙着找证据、调卷宗,调过来的卷宗确实有之前很多不知道的一些新内容,有一些对我比较有利的证据。

记者:一审宣判的时候,你作为被告,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万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你此后提出上诉。如果二审宣判依然维持了一审宣判判决,你能接受吗?

刘暖曦: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我一想到一审判决的结果,就感觉很难受,觉得自己接受不了。我一审后提出上诉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条出路,给自己找一次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我希望法院能够公正合理的审判这个案子。

记者:一审的赔偿数额到了近70万。你上诉是因为不能接受这个赔偿数额吗?

刘暖曦: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不光是我这个数额,而是我认为(一审)判定的依据有问题。我不能为我没有做过的事去背负一辈子。这对我不仅是钱的问题,所以说我现在不认可(这个结果)。

记者:你今年30岁了。都说三十而立,案发后这么多年,你生活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刘暖曦:我想缓一缓再回答这个问题。

这6年回忆起来都是恐怖,几乎没有什么改变。有一点点改变,就是从一开始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谩骂,到现在慢慢的有网友表达他们的善意,给我写信。我感受到了温暖,慢慢的我在这个事情当中也有了信心。我知道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是希望能看到双方的声音,希望追究真相,这也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记者:你在日本的研究生学业毕业了吗?

刘暖曦:没有,退学了,因为当时很多人来骂我,有各种各样的声音,然后我就很害怕,我的父母就不让我读了。

记者:你现在工作了吗?从日本回来之后工作过吗?

刘暖曦:我只在2017年从日本刚回来的时候短短工作过5个月。案发之后,我受到了很大精神打击,父母本来不希望我去工作,在家先休息一段时间,但我还是执意想去工作,因为我不知道日本那边什么时候会开庭,我是想在开庭之前能赚一笔钱去日本给江歌作证。我当时在一个培训机构,拼命地赚钱、加课、上课。但是后来舆论发酵,培训机构迫于压力就让我走了。生活总是需要钱的,之后我想再去找工作,但是没有地方敢收我,都担心会被闹。

我也考虑过一走了之,去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但(江歌案)影响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因为我,我父母的工作也受到了影响,我们家的收入也出了问题,我能去哪呢?我总不能让父母把钱都给我,我一走了之图自在,留父母在家里。

记者:你不工作,平时在家都做些什么?

刘暖曦:在家会追剧、看书,有很多打发时间的事情,没有让自己闲下来,闲下来的话会胡思乱想,就很难受。

记者:在整个事情中,最让你难受的是什么?

刘暖曦:我伤心的是,我一心想着如何才能为江歌作证,如何才能让我的证言更具法律效力,然而她母亲却到处口诛笔伐声讨我,让我社会性死亡。这是我最难过的事情。

记者:你现在和江歌妈妈还有联系吗?

刘暖曦:没有了。最后一次联系已经很久了,我忘了。

记者:这次庭审,你会直接面对江歌妈妈吗?

刘暖曦:我已经有心理准备。自始至终我只不过是一个证人罢了,而且我并非目击证人。我所做的仅仅是配合他们采集我的DNA信息,指纹信息,还有指认一些东西是否是凶手的。我了解到的仅仅是一些表面的信息,核心信息他们(日本检方)是不会告诉我的。虽然我跟江歌关系很好,以姐妹相称,但毕竟没有血缘关系,我不是被害人的家属,没有权利去过问重要的案件信息,所以我知道的内容是非常少的,就是一个普通证人,和其他证人一样,只是做了一部分笔录而已。警察所调查的一些和案件相关的证据我都是没有权利去看。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你之所以在这个案件中受到了这么多的关注和网友抨击,是因为你算案件的一条导火索?

刘暖曦:为什么会成为导火索呢?我引来了什么火?我和陈世峰没有发生过口角,我们微信交流也是很平淡的,我也没有去激怒他,为什么会成为导火索呢?我压根就没有想到过他会来伤害我,我连他打我都没有想到,又怎么能想到他会突然来杀我呢?这个导火索到底是什么火?我现在都不明白。

陈世峰的卷宗里面说,他一上来就是带着明显的杀意来,上来就捂了江歌的嘴,直中要害。那这么大的杀意又是如何来的呢?是我引来的吗?我也没有惹怒陈世峰,我们两个甚至都已经很愉快地决定了,第二天要在大东文化馆会面,他又为何要来杀我呢?

记者:陈世峰的父母后来找过你吗?

刘暖曦:没有。

记者:很多网友觉得你对江歌妈妈的态度不好。

刘暖曦:我觉得江歌是江歌,她妈妈是她妈妈,不能因为我跟江歌是好朋友,就把她妈妈和我的关系也要并在一起。

记者:你和江歌的妈妈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呈现出对抗的状态,你想过其他方式来沟通吗?

刘暖曦:我一开始没想过对抗她,我一直在忍,在让她发泄,我知道她很难过,不能释怀,所以她无论怎么说,我都在忍,但是忍到现在是一种什么局面?什么都可以往我头上扣,任何人都可以来骂我一句,我再忍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记者:有没有想过以一种和缓的方式去接触江歌妈妈?

刘暖曦:如果我愿意,她能愿意吗?如果她愿意坐下来好好谈,一开始我爸爸上门拜访的时候,她为什么不开门?总说自己不在家?为什么要让村支书出来挡开我们?

记者:之前网上也曝出来,你给她发了很多言辞激烈的内容,为什么这样做?

刘暖曦:之前在我出庭作证回来那段时间,是网暴的一个高潮,谩骂铺天盖地,我特别绝望,没有人敢出来为我辩解几句。那个时候有一个网友,顶着压力出来,帮我分担了很多谩骂,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很信任他,把微博、微信账号都给了他,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那个样子,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去骂她。我哪里懂这些事情会造成什么后果,我哪里懂舆论,我什么都不懂,这件事(江歌案)发生前我连微博都不玩。当时我把微信和微博账号给出去的时候,我感觉很轻松,终于能喘过气来了,可以什么都不看了,什么都不管了。

记者:很多网友觉得江歌是为你死的,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刘暖曦:这个问题我不回答,这个自有证据支持。

记者: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你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吗?你还会闭上那扇门吗?

刘暖曦:我压根就没有去关上那个门,如果重来一次我会把门拆了。日本的门跟我们中国的门确实不一样,它有一个弹簧,你把门打开,进了屋子不去管那个门,它自己慢慢就会弹上,我也不太懂这个原理,你去推反而感觉门很沉,你不去推的话,它会关得很快,关上之后,你从外面拧一下把手,他还是可以拉开的,当时那个门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为什么说我关了门,阻断了江歌的求生之路呢?(当时)我裤子脏了,我想要回家换裤子,所以我提前进屋,(后面)事情我就没有预料到它会发生。当时我跟江歌说了一下,她就说你去吧,就这样一个简单的交流,我就跑进屋里去了。

百度一下(刘鑫:已取得新证据,将出庭证清白)原因揭秘

记者:你现在还经常看新闻吗,还在意网友对你的评价吗?

刘暖曦:在我重新启用微博的那段时间看过,后来都被禁言了,我就再也没有看了。我感觉都麻木了,(攻击的)太多了。

记者:庭审之后有什么打算?

刘暖曦: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我只希望能够依据法律事实来判。

记者:对判决结果有心理准备吗?

刘暖曦:先走一步看一步,相信法律。如果说最终结果不公平,我也不会接受的。我至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记者:电视剧《底线》把江歌的案子当做一个情节拍了进去,引发大家讨论,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刘暖曦:这个电视剧我听说过,但我没有看。他们没有采访过我,我就不认为里面的某一个情节,是依据这个案子来的,如果大家把电视剧与现实结合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还是很难过。我无能为力去解释这个事情。

记者:最近江歌的母亲质疑你泄露了江歌部分遗体器官的照片,你怎么回应?

刘暖曦:这个肯定不是我泄露的。其实我被怀疑很多次了,包括我还没有拿到卷宗的时候,网上出现了跟卷宗有关的信息,就有人说我泄露的,为什么出来一个谎言,要让我去证实,我没有做这个事情呢。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以上就是百度一下(刘鑫:已取得新证据,将出庭证清白)原因揭秘的全部内容分享,想要了解更多百度一下新闻欢迎关注本站。

来源:百度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