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度热搜 > 正文

富士康有工人回家,12小时走了40公里

作者:极目新闻 时间:2022-11-02 10:16:18

百度热搜词【富士康有工人回家,12小时走了40公里】

富士康有工人回家,12小时走了40公里

简介【10月29日晚上,张士伟决定离开工作4个月的郑州富士康,和几个工友徒步回家。据悉,张士伟步行12小时走了40公里左右。】

极目新闻记者 刘毅

回到洛阳孟津老家,张士伟心情显然好多了,言语中透着笑。10月29日晚上,他决定离开工作4个月的郑州富士康,和几个工友徒步回家。

三瓶水、一些小面包、十几包泡面……只带了简单的吃喝,22岁的张士伟就上路了。

次日,同在富士康工作的登封人王芳也觉得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厂里的各种传闻让人忧心。走回家是当时唯一的选择,虽然她也没带行李,但80多斤的身板很难撑住这场旅行。

两人互不相识,然而回家的路让他们都感受到,这并不是一场轻松的徒步,但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冰冷。高速公路旁,沿路居民送来水和食物;远在家乡的舞蹈老师冒着风险来接他们;路上也有司机让他们搭顺风车……

只想回到自己老家

小伙步行12小时走了40公里

作为派遣工,张士伟本来就打算离开郑州富士康,只是因为疫情原因,他仍旧留下。随着疫情离他们越来越近,他觉得自己必须离开郑州,回洛阳孟津的老家。

工人之间相互传播着各种信息,大多数都让张士伟感觉不安。到了10月29日晚上10点多,他终于和七八名工作离开工厂宿舍。“晚上离开方便很多。”张士伟说,他也是跟着工友四处绕,才从宿舍出来,走了两个小时到了高速公路口,沿着高速的应急车道步行,往西奔洛阳去。

得知表弟要走回家,张士伟的表哥宁豪想从洛阳开车去接,可自己所在小区也在管控,出不了门。他只能提醒表弟注意安全,不要落单,随时保持联系。

张士伟出发时,宁豪要了其定位,之后每隔一两个小时就通话一次确认情况,直到10月30日清晨5时,他实在熬不住了才睡着了。到上午10时左右,他再次要了表弟的定位,发现表弟一个小时只能走三公里路多一点,“走了12小时,也就40公里左右。”

“走高速可以不接触人。”宁豪觉得,如果走省道可能接触到沿途居民,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而且容易迷路,更不安全。

就在10月30日上午,21岁的王芳也选择走路回家。厂里的各种消息让她不安,她本来早就想离开,但她还是等到单管检测确定自己阴性后才走。

一袋面包、两罐八宝粥、两瓶水……王芳身体差,体重只有40多公斤,加上小时候得过肺炎,她尽量轻装上阵。然而同行的老乡走得快,为了不拖累工友,她让工友们先走,结果还没上高速,她已掉队只剩下一个人。

张士伟和王芳只是众多离开富士康工人的缩影。富士康附近一家运输公司的车队负责人袁凯看见,离开的工人从门口过了一批又一批,但他估不出来到底有成千人还是上万人。起初他并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路上走,打听才知道,工人们都是从厂里出来的,准备走着回家。

“看着这些孩子们真心疼。”50岁的袁凯是三个孩子的父亲,看着和儿女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他和公司其他负责人商量,公司出钱买了水、面包、饼干放在路边,让那些走路回家的工人随便拿。

渣土车摆渡送人

工人说这是坐过“最好的敞篷车”

10月30日,袁凯坐不住了,他决定帮一把这些年轻人。“从工厂走到高速上有近30公里路,他们又拖着行李,要走七八个小时。”袁凯跟公司其他负责人商量后,大家决定开车送一下这些年轻人。怕有疫情风险,他们没让普通司机参加,公司三个管理人员当司机,穿上防护服,每人开一台渣土车送人。

富士康有工人回家,12小时走了40公里

“货车载人本就违规,我们也怕出事。”袁凯说,车开得很慢,从公司到高速口的30公里路要开将近一个小时,空车回来速度快些,只要半个小时左右。一辆车一次能送大概50人,装满就走。从10月30日上午11时左右到当晚8时,他们三辆车每辆来回跑了大概五趟。

“我们只能送往尉氏方向的人,帮不上所有人。”袁凯说,他们只能把那些工人送到高速路口,渣土车上不了高速,只能让年轻人自己再想办法往前走。有些工人也想坐他们的车,但他一问,发现方向不对,只能告诉工人们怎么走。

有些工人想跟袁凯互留联系方式,但被他拒绝了。袁凯说,自己只是想帮一下这些孩子,没想过别人的感谢,只希望这些工人能平安回家。最让他感动的是,他告诉工人们因为条件有限只能用渣土车送,工人则表示,这是他们坐过“最好的敞篷车”。

像袁凯这样的司机并不是个例,在网上,还有很多货车司机看见路上的工人,就停下车载一段。

在高速上走了一夜的张士伟也碰到了好心的司机,搭了两次货车。有些司机虽然没带他,但看见他挥手,就从车上拿下一瓶水或者一点吃的。沿途跨高速的天桥上也有不少沿线的村民跟他们打招呼,询问要不要补充吃的喝的。

张士伟说,10月30日上午,原本一起走的有七八个人,但经过一夜,有些人掉队了,有些人要往其他方向回家,和他一起的只剩下四五个人了。同伴看见一辆货车,就挥手示意能不能带他们一下,司机真的停车捎了他们一段。此后因为不同路,他们下车步行,又有一辆货车把他们捎到登封境内的少林寺服务区。

在网上甚至有网友拍下有平板货车送工人的,十几名工人就坐在平板上。“很多货车帮忙运工人。”袁凯介绍,很多大货车司机上高速之前,看到走路回家的工人就主动停车,让对方搭一下顺风车。虽然可能不能直接把工人们送到家,但司机们想的都是,能送一段是一段。

困得扇自己嘴巴

舞蹈老师往返三趟接回18名老乡

王芳上高速之前走错了路,加之一路没搭到顺风车,这让她有点失望,不过好运仍旧眷顾了她,上了高速之后,她搭乘一辆小轿车直接回到了登封。

王芳记不得在哪条高速上搭上顺风车,只记得10月30日下午大概两点钟,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路边,司机问她往哪个方向走。得知要回登封后,司机说要去洛阳,往登封去正好顺路,就让她上了车。

搭她的是30岁的井辉,他是孟津县一名街舞老师,从10月29日到30日,他往返郑州、孟津三趟,不停歇地接回了18名老乡。

井辉说,此前在网上看到有工人从厂里走回家的视频,当时就很想帮忙。10月29日,他终于忍不住了,也没跟家里人商量,就开着车去郑州接人。考虑到工人掉队或者在高速上行走都十分危险,他主要就是接这样的孟津老乡,并在朋友圈发布消息。

富士康有工人回家,12小时走了40公里

井先生拉老乡回家(视频截图)

从孟津到郑州有两个小时车程。有些孟津工人的家属联系了井辉,托他把人带回家;有些则是他在路边看到了,就顺带捎一程。王芳就是井辉在路边这样“捡”到的。

王芳说,她上车后,井辉还去郑州市内接了工人,坐满了后才往孟津方向走。有中途下了车的,车上有空座,他就沿路再捎人。10月30日傍晚天擦黑了,井辉把她送到登封的高速路口,向登封的疾控工作人员登记报备以后,她被接到了集中的安置点。

张士伟回家的最后一段路,也是井辉中途接的。张士伟的表哥说,得知表弟和工友在少林服务区分开后,他更担心表弟了,此时在朋友圈看到了井辉的信息,于是赶紧联系对方,30日晚上,表弟这才顺利返乡。

“一天一夜没合眼。”井辉说,他也担心自己疲劳驾驶,可不敢睡,因为一旦停下来,再开车就集中不了精神,于是干脆一口气送把人接送完。有时候实在困了,就扇自己嘴巴。

从郑州到孟津虽然只要两个小时,但费事的是,有时候井辉要进郑州接迷路的老乡。有一位老乡对郑州不熟悉,加之市内有些道路在管控不能通车,所以他虽然有老乡的定位,但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当时老乡要给钱,他没收,老乡要抢着加油,他也没让,只有付高速费的时候,老乡抢先扫了付款码。

井辉说,接回孟津的老乡,他都放在了高速路口,交给疾控工作人员处理。10月31日凌晨他回到了孟津,现在也在朋友的空商铺里自我隔离。

“能接到他们回家,我就开心了。”井辉表示,后来各地陆续派车接返乡的工人回家,他也就不需要再跑了,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以上就是【富士康有工人回家,12小时走了40公里】的全部内容分享,想要了解更多百度热搜新闻欢迎关注本站。

百度热搜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