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度热搜 > 正文

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前后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时间:2022-11-01 11:12:19

百度热搜词【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前后】

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前后

简介【近日,针对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一事,富士康相关负责人说,航空港区已安排工作人员,征求员工意见,疏导员工情绪,有序组织愿意返乡的员工回家。】

三三两两的人群,拉着行李,徒步在高速路上或田间小道,迈上返乡的路。他们以郑州航空港区富士康为中心发散,路途数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这两天,在社交平台上,相关视频引发关注。

“徒步返乡”背后,正反映出郑州富士康这家超级代工厂面临的防疫挑战。资料显示,作为全球最大的iPhone生产基地,富士康郑州航空港厂区高峰时期员工超过30万名,目前员工人数仍在20万左右。眼下正是订单的旺季。

“同事一位女孩子(29号)前半夜还在上班,后半夜就走了”、“有饭吃,但要承担被隔离的风险”、“每天做核酸的时候都担心”。多名郑州富士康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自行离开厂区,是部分员工对于病毒的恐惧和对于生活失序的担忧。他们表示,疫情之下富士康的后勤管理出现一些混乱,包括饭菜问题、隔离问题等。

网传截图显示,10月30日凌晨,富士康郑州科技园党委书记苏东霞的朋友圈发文称:富士康郑州厂区有20多万人,这注定不仅仅是一家公司,而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管理难度很大;疫情发生之后,富士康尽力在内部调动资源努力处置,外部支持较少……无力独自支撑局面,不得已默许让厂区员工自行回家。不过,随后她称该内容是她转载的,并非她的原创。

早前,富士康科技集团曾发布声明称,网络流传的“郑州园区约两万人确诊”为严重不实信息。

10月31日,富士康科技集团iDPBG事业群负责人回应称,本轮疫情虽然传播速度快,但病毒载量低,截至目前,郑州园区未发生重症感染现象。富士康郑州科技园相关负责人表示,基于目前状态,重中之重是保障在岗员工安全,在此基础上保证生产。

闭环管理之下

富士康的困境,实际上是疫情之下超级工厂如何管理的难题。

章凯是去年加入郑州富士康的,现在他已经是一名正式员工了。他原本租住在附近的张庄,在被厂区要求搬迁至宿舍区后,他选择单独在厂区某处打地铺。目前,他还没有离开的想法。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起厂区原来的样子,“下了班人挨人,和过年一样”。但现在,餐饮、便利店全关门了。

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前后

10月26日,被要求返宿的张庄外租人员。图/受访者提供

资料显示,富士康科技集团在郑州有三个厂区,分别是郑州航空港厂区,经开区厂区,中牟县厂区。此次引发关注的郑州航空港厂区,系一处综合保税区,也是郑州富士康的总部。2021年7月,富士康郑州科技园副总经理王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郑州航空港区是其中最大的厂区,总面积近560万平方米。

尽管园区范围很大,但富士康也进入了闭环管理。多名厂区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厂区里原有栅栏等围挡物,但在厂区的四周,又建起了挡板、围栏等。而一些选择自行离开厂区的员工,就是通过这些阻挡物,或从原有的缝隙中钻出离开。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厂区的防疫方案中,目的一栏写的是为最大限度降低交叉感染及输入疫情风险,彻底切断疫情传播链条,关上“防疫泡泡”,实现全面、绝对闭环管理,为最终打赢“防疫保产”战役创造条件。

具体的策略则是以隔离宿舍区和厂区作为全面、绝对闭环,高危人员搬出、封闭管控,转移到安置小区,在附近的居民区张庄外租员工搬迁至宿舍区,投入闭环出动,实现生产人员与社会面物理隔绝,杜绝输入风险。

“大家基本都能吃上饭,核酸也做了”,章凯说,但在保障生产的基本要求下,对于病毒的恐惧和对于生活失序的担忧也开始叠加。据介绍,安置小区有几处,其中有一处是某楼盘的烂尾项目。在他看来,一些员工选择逃离,部分原因可能与隔离点后勤保障不足有关。

“饭的质量没跟上,还有药的问题,工作群里有不少人在反映”,章凯称,这些问题在隔离点并没有得到及时回应。租住在章凯楼上的一位租客大姐选择徒步15小时,宁愿回到老家的点对点救助中心,“拉走就隔离,她感到害怕”。

除隔离点外,厂区的密集人口也是员工的担忧所在。iDPBG事业群,是港区富士康规模最大的事业群。在该厂区工作的员工李妍本月中旬收到了富士康iDPBG防疫指挥中心提醒,称其系政府流调排查风险人员,依政府及公司防疫管控要求,取消二三线权限。

据她介绍,二线权限指的是进厂区,三线是进车间。李妍就住在厂区的宿舍区,随后,她与另外6名室友开始了长达10天的隔离。饭菜有人送上门,正餐是一荤两素,但头几天菜都有些发馊。宿舍并非完全封闭式的管理,“因为喝热水,得通过走廊”。

李妍经常能看见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进到宿舍楼里,让员工收拾东西,拿上被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让她感到担忧。

章凯从一位还留在张庄租住的朋友获悉,村子里只有药店开门,这几天基本都是让房东拿着身份证去购买物资,肉、菜、水果都可以买到。

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前后

10月19日清晨的张庄务工大军。图/受访者提供

走与不走

走还是不走,不少富士康员工都面临这样的选择。

李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疫情初期,厂区里还不至于太混乱,形势的失控可能是在10月19日开始,因核酸检验异常,当天,厂区的食堂全部停止堂食。

多名富士康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核酸混采通常是20混1。若有核酸检测异常或密接,则整个车间的员工可能都会被拉去隔离。

从其所在厂区出来,章凯看见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转运车。而在隔离点的员工一旦核酸转阴,也会被提出回去上班。李妍正是收到复工短信时决定走的,在她隔离结束的当晚。

不过,李妍说,她们宿舍至今还有两个人在坚持上班。

李妍的老家离厂区有一百多公里。她与几名老乡还是选好了一处工作人员较少的地方,他们中午从宿舍区出发,坐了近20分钟的班车,又走了近20分钟的路,才找到那处挑好的围栏缝隙,走上一截土路。

“只提了个手提袋,带了三袋干吃方便面,四瓶纯牛奶,两瓶水和一点面包”,李妍说,在走了一个多小时,经过张庄时,还曾有厂区的工作人员“红马甲”向他们喊话,“我就向同伴喊了一声快跑”。

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前后

2022年10月30日,郑州,富士康返乡人员。图/视觉中国

将近三个小时,才走了还不到20公里。好在一行中有人从老家的县里联系了大巴,将他们直接送到了县里的隔离点。

“我要等拿到钱,再有10天就拿到钱了,8000块的返费”,另一名厂区员工梁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返费,指的是劳务派遣人员的奖金,需要在富士康坚持打卡上班90天才能拿到。他的底薪是2000元,每个月到手三千五六百元。

李妍也是劳务派遣人员,原本再过个把月,她就能拿到一万一千多元的返费。

章凯是一名正式员工。据他介绍,眼下正是厂区订单的旺季,“每个月能比之前多拿约一千块钱的工资”。

郑州园区未发生重症感染现象

“有饭吃,但要承担被隔离的风险”、“每天做核酸的时候都担心”、“宿舍生活垃圾和医疗垃圾无人清理,工作群里有人曾用300元至500元招聘垃圾清洁工,但无人响应”,在多名富士康员工看来,这些生活上的失序和不确定性,让一些人选择徒步离开。

10月30日,富士康郑州综保区通过官方视频号发布了一则主题为《新冠康复者的心声》的视频,其中的声源说到“别人症状还挺严重的,其实我这连一个普通的感冒都不算”、“(发烧)最高也就是38度9”、“就发烧了一天”。视频中标注,仅代表个人感受。

针对员工徒步回家的舆情,10月31日,富士康科技集团iDPBG事业群负责人回应称,本次疫情发生后,富士康立即进入应急状态,在省市专家指导团队的指导下,迅速开展疫情风险评估和形势研判,加强一线处置。为阻断疫情传播,郑州园区持续落实防疫政策,积极动员外住员工返回公司宿舍,实施了闭环管理、点对点通勤、每日核酸及抗原筛查。“在员工转运过程中,为了最大程度地确保员工健康安全,我们还组织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对新的居住场所进行了全面清理清扫和消杀,对于车间、办公室、宿舍、班车等公共区域,公司也安排了定时统一消杀。”

该负责人表示,本轮疫情虽然传播速度快,但病毒载量低,截至目前,郑州园区未发生重症感染现象,在与政府配合防疫之下,疫情总体可控。负责人称,随着疫情的好转,从10月29日至11月1日期间,富士康郑州科技园逐步恢复堂食。目前,有4处餐厅已经恢复堂食,11月1日计划再恢复4处。在园区志愿者团队的有序管理下,能够保障20万人次免费的一日三餐。此外,对正常出勤员工每天给予50~100元的补贴和最高1500元的全勤激励奖金。

针对部分有返乡意愿的员工,上述负责人表示,富士康已联合政府统一组织人员和车辆,从30号下午开始,已在各宿舍区设置大巴停靠点,在严格落实疫情防控规定的前提下,加强返乡员工做好个人防护,安排核酸检测,确保员工点对点有序返乡。

10月31日,郑州航空港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消息,已要求富士康落实“四方责任”,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据悉,省、市、区增派工作组到富士康园区,要求企业压实主体责任,落实“四方责任”,严密疫情防控措施,备足防疫防控物资,增强防控意识,坚决克服麻痹思想、侥幸心理、松劲心态,不折不扣落实好各项防疫政策、规定和要求,确保生产经营闭环管理,筑牢疫情防控坚实防线。

消息中提到,富士康相关负责人说,航空港区已安排工作人员,征求员工意见,疏导员工情绪,有序组织愿意返乡的员工回家。督促富士康园区改善员工生活工作条件,提高待遇,关爱员工。

(文中章凯、李妍、梁敏均为化名)

以上就是【富士康员工“徒步返乡”前后】的全部内容分享,想要了解更多百度热搜新闻欢迎关注本站。

百度热搜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